向您征集
您当前的位置:
王士杰回忆录(一)
时间:2018-07-12
我的陈年往事(一)
王士杰
  王士杰,高级农艺师。南汇特色农业的开拓者和领军人,在他的带领下,南汇农业曾经创出了一条“符合高产优质高效方向”的城郊型市场农业新路子。他主持和参加“棉花营养钵育苗麦后移栽”等多项科研项目分别荣获各类奖项。他曾是《怎样种棉花》、《油菜生产的斗争实践》、《油菜生产问答》等书的主要执笔者。他的论文30多篇发表于全国性省市杂志。
  获悉老人的档案工作做得很到位,我们去采访了老人。令我们欣喜的见到了他留存的齐全完整的各类记录,并正在手写回忆录《多味人生——我的陈年往事》,阅读后感触很多,征得老人的同意,我们复印了其中已经完稿的部分,并将其打字整理,由于篇幅有限,我们做了很多删节并分期连载。(编者)
  步入耄耋之年,腿脚日渐笨拙,外出多有不便,大部分时间呆在家里。闲来无事,在案边翻翻旧物,从中也得到不少趣味。多年来,我有一个习惯,就是在乐于收集和保存一些自己生活、工作的照片和重要的文字材料,一来有助于工作,二来对往事留个念想。前段时间,有幸参与者编撰《南汇农业志》,因工作需要,对保的旧物又作了一番查阅和梳理。一件旧物就是一段往事,边看边想,勾起了我对自己一生的深思。人们常用味感来比喻自己的一生,诸如酸、甜、苦、辣、涩等。我是一个普通人,一生平凡,没有经受过大风大浪,也没有什么辉煌的事业,但历经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回过头去品味一生,也象许多普通人一样,是多滋多味的。——王士杰
  一、饱受“家变”之苦的学生时代
  他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跟随母亲和弟弟从山东青州老家,去找在上海打工的父亲。一年后母亲病愈与弟弟返回老家,王士杰则留在上海念书。因为那时父亲工资低,又要顾及在农村的母亲、姐姐、弟弟三口再加上在上海父子俩口人的生活,所以他们的生活原本就比较艰难。然而,屋漏偏遇连阴雨。1953年春天,正当他小学毕业,并如愿考进华东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今华师大附中),正心潮激荡地庆幸自己能考进一所响当当的名校打算好好学习的时候,却想不到由于父亲因曾在国民党兵工厂任过职,被判“历史反革命罪”送到外地劳改五年,从此,他开始了曲折而又艰辛的学习和生活,他人生的道路和选择也无不深受此影响。(编者)
  摆在我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是立即辍学回山东老家,这是家人和身边多数人的看法,道理很简单:一个16岁举目无亲的单身少年,在断绝经济来源,几乎处于绝境的情况下,在上海求学太难了。另一条是排除万难,咬着牙撑下去,留在上海把初中读完再说。经过反复思量,我最终选择了后一条路。我是这样想的,回老家与亲人在一起,生存固然可以解决,但我热爱读书,如果上海辍学,我的读书路,也就终止了。因为当时在农村条件差,中学只能到很远的县城去读,费用也很昂贵,照我现在的家庭状况,回乡后绝不可能再入学,只能做个“庄稼汉”,它将决定我一生的命运,我现在已是一名中学生,就此放弃,我舍不得丢不下,也不甘心,我决定咬咬牙挺下去。我父亲原先所在的是一家私营小厂。他的几位好心同事为我捐助了一小笔钱,加上父亲的一点点积蓄,我苦撑了一个学期。在新学期将要开始时,生活的重担和种种现实困难,迫使我不得不重新思考是返乡还是留校的问题。我开始有点犹豫了,因为一段时间的体验,使我感受到有不少社会难题,是一个稚嫩的学生承受不了的。正在我处于十字路口徘徊的关键时刻,老师和学校领导向我伸出了援手。根据我的实际情况给予了特殊照顾:一、免去了我的学费;二、批准我在校舍寄宿;三、给予我丙级助学金(每月4元)。自己家原来住的简陋的房屋出租(每月可收租金4元)。这些帮困措施在很大程度上帮我解决了生活和学习上的最大难题,为我增添了继续留在上海生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每个月8元的“双金”(助学金和房租金)成了我唯一的经济来源。
  都说苦难是一笔无形的财富,对于王士杰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在他的回忆录里我们看到了他面对困境的态度和妙招。(编者)】
  吃饭之难,反映在体内,少吃点、吃差点,忍忍也就过去了。但衣着之难,是反映在体表,不求衣着光鲜照人,但求遮体避羞。有时候缺衣比少食更难度过。买布制衣是笔大支出,无论如何都是要紧缩的。开始时,我把父亲留下的旧衣服,拿到裁缝摊上改成我穿的,一件大衣我改后穿了好几年,一直到初中毕业后还在穿,帮我渡过了好几个严冬。稍微高档点的衣裤素与我无缘。就是单衣裤也是到实在非置换不可时,选价格最便宜的买,图省钱。但可悲的是便宜无好货,磨损的更快。因此,补衣裤成了我课余生活的一大内容。我逐渐摸索出一套经验:补得早,洞小,不但能省料而且省力;补丁要补在里面,针脚要细而密,补丁不显眼,破了再外加一层补丁也不至于太难看。为了使衣裤穿的时间长一些,在日常活动中十分小心,尽量少弄脏、少磨损。对于一些要求衣着光鲜或需要花钱的活动,我能不参加的就尽量不参加。避免尴尬。时间一长,节衣缩食也就成了一种习惯,无形中变成了我艰苦求学的法宝。
  。。。。。。。。
  从初二开始我给自己树立了“三好”的努力方向。第一,读书好。我认为对我来说读书好,多掌握知识是立足之本。当时考试成绩是五分制,我要求自己每门功课考试成绩不能低于“4分”力争全5满堂红。因此,我总是认真对待每一门课,课堂上用心听,课后勤奋做作业。在努力学好正课的同时,我也爱读课外书,节假日我最多去的地方是新华书店,那里书多,古今中外的文艺书、音乐书、体育书我都喜欢,有时站在角落里一呆就是半天,就像一块海绵掉进了水盆里。课外读物知识面广,内容丰富,而且描述生动活泼,因此,不但进一步激发了读书的兴趣,而且对正确理解课文和提高写作能力都有很大帮助。第二,“身体好”。对一个孤身少年来说,身体好,少生病是至关重要的,因为生病生不起,一旦生病,无钱就医,无人照顾,自身受苦不说,更严重的是或缺课或停学,这样,一切努力都白费了。身体好,主要是加强体育锻炼。我选择了一些身体碰撞少、衣裤磨损少(少受伤,省花钱)的项目,如篮球、排球、乒乓球、标枪、手榴弹、跑步等,坚持课余经常练。学校有个游泳池,游泳是收费的,我就报名参加清洗泳池的志愿者,这样在泳池关门后、清洗前的一段间隙时间,可以免费游会儿泳。由于长年坚持锻炼,取得了很好效果,身体健康,基本上不生病,而且我在这些项目上成绩也较好。第三,“文娱好”。每逢节假日,同学们都回家与亲人团聚了,整间集体宿舍内就只有我一个人,功课做完了,锻炼也累了,静下来就有点孤独感,上街逛商店,身上无钱,看着那些花花绿绿、琳琅满目的商品,更觉得眼馋心烦。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到了自娱自乐,要从文娱上找乐子。我们学校有一位很好的音乐老师,曾是延安鲁艺的学生,他教了我们许多音乐知识,特别是识乐谱、唱歌方面的。我又从伙食费中省下钱来买了一个口琴、一根笛子,一个人时,吹吹唱唱,解除了烦恼,心情也愉快了很多。
  经过两年多的苦斗,初中快毕业了。这是多么不平凡的两年啊!它在我尚未成年的“人之初”,早早地领会到“学海无边苦作舟”的道理。体验到逆境中做人的滋味,也学到不少面对困难,不怕苦,不妥协,不放弃,坚持到底就是胜利的办法和经验。
  二、人生新选择——走近农校
  “您为什么会选择农校呢?”面对我们的提问王士杰道出了其中的原由。(编者)】
  初中毕业,又把我推到了另一个新的十字路口,往前怎么走?面前三条路:一是考高中;二是考中专;三是回老家。我反复衡量了自己的经济条件和政治状况,觉得考中专是最佳选择,因为,中专不收学费和伙食费,三年毕业后即分配工作,这在很大程度上能缓解我许多难题。“中等专业技术学校”,顾名思义是学一门专业技术的,选什么学校就意味着你在选择今后所从事的职业,也许会决定你一生的命运。当时,各方面都学苏联“老大哥”,我们读的课外书籍很多都是苏联的,如《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卓娅和舒拉的故事》《拖拉机站站长和总农艺师》等等都很励志,特别是《拖拉机站站长和总农艺师》一书,写的是苏联某集体农庄中,一位拖拉机站站长和一位农艺师工作、爱情的故事。那位站长(拖拉机手)开着拖拉机和“康拜因”(大型联合收割机),在辽阔的田野上耕作、收获,以及农庄庄园的欢乐情景深深地打动了我。我老家也是一片大平原,地里的庄稼一眼望不到边。我曾经想过:如果我是一名拖拉机手,驰骋在故乡的田野上该多好!这个不经意的幻想却激发了我的一个念头——读农校学农机或农艺。
  进了农校,使我在精神上、经济上松了一口气。这是因为不仅不收学费、伙食费,而且吃饭不搞分食制而是大食堂大锅饭,坐集体桌,我再也不用忍饥挨饿躲闪人家鄙视的目光了,心里自然很高兴。在初中每月有8元钱的“两金”收入,进了新学校助学金被取消,房租也因房子被政府接管“代租”而取消。这就使我再度陷入经济绝收的困境。在这个关键时刻,又是党和政府向我伸出了援手。学校根据我的实际困难,同意给我不定期、不定额的困难补助,帮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同学们的帮助,犹如雪中送炭,使我难以忘怀。班长帮我向学校申请了一件松软的新棉衣,有的同学还主动送我笔、纸、笔记本等用品。在党的政策的扶持和同学们的照顾下,三年农校生活显然比初中宽松了不少。
  我回顾总结了初中时奉行的“自定三好”觉得行之有效,所以中专阶段继续努力,取得了新的成效:在“读书好”方面,仍坚持了初中时良好的读书习惯,课内成绩一直在全班的上游之列。课外读物积极参加市、区发动的“鲁迅读书运动”,所写的读书心得获得奖励与证章,还写文章在校刊上发表。在“身体好”方面,坚持了体育锻炼,积极参加体力劳动,保持了常年的健康。由于体育水平的提高,我被选拔为篮球、排球、田径运动的校队队员;篮球获得国家体委颁发的国家三级运动员证书、证章,标枪获得市中专运动会第六名,手榴弹创校记录并保持多年。
  在“文娱好”方面,农校的三年,每逢节假日仍然是孤单沉闷,加上在一个郊区的小镇上无处可去,为了舒缓心境,自娱自乐就必不可少。因此,我闲时就注重了对乐谱基本常识的演练和运用,基本上做到了看着乐谱就能吹、能唱。因此,在物质生活上,我是贫乏的,但在精神生活上,却是丰富多彩的。农校是专门学习农业技术的学校。开始也学了一段高中必修的基础理论课程,以后多数时间是学专业的。我是作物栽培专业,主要是学各种农作物的生长理论知识和高产栽培技术。有时在教室听老师讲授书本理论,有时到校办农场理论联系实际,进行现场劳动操作,有时学校组织到农村向农民学习作物种植的技术经验。我曾经到川沙县学习棉、油生产,到松江县学习水稻生产,都是下地与农民一起干活。我特别高兴的是,我们有门课程叫“农机”,专门讲授以拖拉机为重点的农机原理、结构功能、操作要点、维修保养等知识。每位同学都上机驾驶操练。由于这是门辅课,课时不长,只是学一点皮毛,离驾驶员标准差的很远,但总算开过拖拉机,圆了一个梦。我虽然出生农村,但十二岁就离家到大城市,实际上对农村、农业并不了解。农校所学的一切都感到陌生、新鲜,学习的兴趣很浓。
  每当我回顾这段经历的时候,免不了要泛起阵阵心酸和苦涩。但从另一个方面,我又感到一点庆幸。因为这场磨难教会了我从小就能吃苦耐劳、勤检节约、自力更生、低调做人,甚至如何苦中作乐,笑面人生。
 
 
更多>>
您是第 访问者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迎春路520号    电话:021-28949999     邮编:200135     网站地图
网站标识码:3101150022|Copyright (C) 2008 上海浦东新区档案局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31011502006474号|沪ICP备05031394号